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性感美女肉体慰藉
性感美女肉体慰藉
床上一片凌乱,正中的一朵红梅却格外妖艳。

  “别哭了!”

  赵东被她哭的有些心烦,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,结果被对方强推,这他妈叫什么事!

  苏菲似乎也接受了这个事实,哭声渐渐止住,“你凶什么凶?”

  赵东叹了一口气,“你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  苏菲擦了擦眼泪,“你负责?你拿什么负责?”

  那双本该清澈的双眸,此时闪烁着让人畏惧的寒光。

  她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贞洁,竟然在订婚的前夜被一个小区的保安给拿走了。

  想死的心都有,可是死又能解决什么问题?

  赵东认真道:“你能想到的任何方式!”

  苏菲嘲讽的回他,“任何方式?我是苏氏集团的总裁,你每个月的工资加奖金,就算不吃不喝,连我的一支口红都买不起!”

  她想想就觉着荒唐。

  “你负责?”

  “你想怎么负责?”

  “你能怎么负责?”

  她原本只是有些霸道,却不是一个刻薄的女人。

  不过看见赵东,让她想起了昨晚的疯狂。

  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,被无情的巨浪一阵一阵疯狂拍打。

  后悔,绝望,甚至感觉到屈辱!

  赵东被她问的一愣,随后也自嘲一笑。

  也难怪,自己只是小区物业的一名夜班保安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昨夜的荒唐,根本就不会跟眼前这个女人发生任何交集。

  恐怕在她的眼里,自己跟路边的阿猫阿狗也没什么区别吧?

  苏菲根本就不等赵东的回答。

  捡起床上的衬衫穿了起来,系到第三颗纽扣的时候,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隔着衣服传来,仿佛在提醒着她昨夜的疯狂。

  她一边说话,一边下床,“从我家里滚出去,如果昨天的事被任何人知道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  因为疼痛,连脚步有些摇摇晃晃。

  赵东先一步穿好衣服,正想伸手去扶,结果被她狠狠甩开。

  苏菲瞪了一眼,“滚开,别用你的脏手碰我!”

  赵东心里有些不痛快,抓着外套转身就走。

  苏菲愣了片刻,忽然喝道:“你去哪?”

  赵东有些自嘲的说,“上班!我可不像你,千金大小姐,即使不用工作也可以活的很好!”

  苏菲无理取闹的命令道:“不许走!”

  见赵东不搭理自己,她从床头柜抓过一件东西就扔了出去。

  “王八蛋,我让你站住!”

  赵东被内衣砸中,心里一阵窝火。

  可当他看到苏菲脖颈上的牙印和吻痕,刚才想说的话又全都憋了回去。

  “我刚才的话依然有效,如果你想好了让我怎么负责,可以随时来找我。”

  苏菲短暂的错愕,随后又被一抹冷笑所取代,“你巴不得我让你负责吧?”

  赵东懒得解释,“随你怎么想。”

  苏菲漂亮不假,有钱也不假,可他也不是那种为了五斗米折腰的窝囊废。

  门“砰”的关上。

  苏菲摇摇晃晃来到镜子前,身上红痕遍布,充斥着一股怪异的味道,腿上的丝袜还没来得及脱下,就已经被撕烂。

  她忽然有些后悔,刚才不应该那么轻易的放过他。

  这个王八蛋在自己的身上肆虐了一整晚,就这么放过他,那岂不是便宜他了?

  没门!

  ……

  赵东刚回到保安室,就听见有人叱问,“赵东,昨天晚班你去哪了?”

  说话的胖子是帝苑的保安队长,姓孙,一直以来就看他不顺眼。

  赵东也不想被孙胖子抓到把柄,可是该怎么解释?

  说自己秉着“业主至上”的服务精神,跟五栋业主滚了一晚上大床?

  这话就算他敢说,也没人敢信啊!

  “怎么?没话说了?”

  赵东懒得解释,就算解释也没用。

  孙胖子冷笑连连,“旷工一次,奖金没有了,另外扣你两百工资,再有下次开除处理,其他人引以为戒!”

  说着话,一辆白色保时捷开进小区。

  一众保安魂不守舍,孙胖子的魂也飞了过去。

  帝苑是有名的富人区,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女业主。

  真来这里当保安的,也没谁为了那点死工资,全都指望着爬上贵妇床,从此少奋斗个二十年。

  就比如车里这位,九栋业主孟娇,有钱,长得漂亮,而且还是单身。

  孙胖子上前讨好,“孟小姐下班了?”

  车窗降下,露出一张妩媚的侧脸,她娇声道:“麻烦孙队长,让人给我家送桶水。”

  孙胖子殷勤的说,“我来吧,反正闲着也没事。”

  孟娇摆了摆手,“哪敢劳您大驾?让小赵来吧。”

  那妩媚一笑,勾走了无数人的魂儿。

  众人唉声叹气,保卫科姓赵的人不少,可任谁都知道,孟娇嘴里的小赵只能是赵东。

  三天两头就往九栋送一次水,几乎已经成了赵东的工作日常。

  孙胖子气的直咬牙,“听见没有?还不快去!”

  嘴上没说,心里却琢磨哪天寻个由头把他开除。

  赵东哪能看不穿对方的心思,可眼下他急需用钱。

  母亲的配型已经做下来了,五十多万的手术费用,还不算后期疗养和康复。

  帝苑这里月薪五千,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,可真要丢了这个饭碗,拿什么去填医院的窟窿?

  有时候,他懊恼自己的没用,当兵五年,一身本事倒是不小,可惜能用到的地方不多。

  如今母亲重病,反倒拿不出来一分钱,想想就可笑。

  正想着,就听见值班室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  孙胖子看见来电显示,整个人都精神起来,“苏小姐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  其他人也侧耳去听。

  帝苑有个女神排名,苏菲位列榜首,尽管如此,却没人敢打她的主意。

  苏女神今天就要和魏家的大少订婚,整个天州几乎没人不知道。

  而魏家大少,那是天州出了名的狠角色,黑白通吃那种。

  敢碰她的女人,除非嫌命太长了!

  苏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,“让赵东给我送桶水。”

  “苏小姐……您说什么?”

  孙胖子有些郁闷,怎么又他妈是赵东!

  “还要我再重复一遍?”

  苏菲的声音冰寒彻骨,实在是不想再提起那个名字。

  孙胖子擦着汗,“是是,听清楚了……”

  “二十桶,现在送过来!”

  说完,苏菲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。

  孙胖子整个人都愣住,二十桶?

  他有些幸灾乐祸的吩咐道:“赵东,九栋不急,先把水给五栋的苏小姐送过去,记住了,是二十桶!”

  众人一愣,他们没听见电话的内容,还以为孙胖子是在借机报复。

  赵东却隐约明白了怎么回事,八成是苏菲要整自己!

  妈的,也不知道这女人打的什么算盘?

  ……

  赵东敲门,门后露出一张冷冰冰的俏脸。

  苏菲往边上一闪,仿佛不认识他一般,“送三楼去!”

  卧槽,三楼?

  赵东虽然不爽,可是也没别的办法。

  不管他为了什么目的来当这个保安,既然拿着帝苑的工资,为业主服务就是他应尽的义务。

  更何况这个业主还是苏菲,昨天晚上发生了那种事,总不能拍拍屁股就走吧?

  再说了,遇事就怂那也不是他的风格。

  赵东每次肩扛两桶水,即使不累,也热出一身汗。

  其实帝苑是独栋别墅,每栋别墅之内都有私家电梯,不过他压根没问,以这女人的尿性,估计问了也白搭。

  苏菲站在三楼的阳台上,眼看着赵东进进出出,汗水也逐渐湿透他的衣服,终于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。

  让她有些意外,赵东的身材很健壮,不像其他保安那种花架子,尤其是小腹上的八块腹肌,很勾人眼球。

  赵东擦汗道:“好了。”

  苏菲面无表情的说,“把水倒进浴池里。”

  赵东愣住,这种桶装水都是火山矿泉,一桶两百多块,这二十多桶倒下去可就是四千块。

  用这种水洗澡?

  你整我没关系,不要跟自己的钱包过不去啊!

  “还愣着干什么?以为我没钱?”

  苏菲掏出钱夹,拿出一把钱,看也不看的扔在地上。

  赵东忍不住问,“苏菲,你脑子有病吧?”

  “我没病!就是让你知道什么是有钱人的生活,你累死累活一个月,也不过这些钱吧?”

  “还不够我洗一次澡的!怎么样,是不是觉着自己特没用?很窝囊?”

  苏菲盯着他的表情,想从中找到一丝被羞辱的愤怒。

  “我觉着你挺幼稚的。”

  赵东没二话,将二十桶水直接倒进去。

  苏菲气的牙根都痒痒,总觉着自己蓄力一拳,打在了棉花上。

  赵东转身要走,“钱不用给我,到时候算在物业费里就是了。”

  苏菲呵斥道:“站住!”

  赵东无奈的问,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

  苏菲又说,“再送二十桶过来!”

  赵东皱了皱眉,“装不下了。”

  苏菲走上前,打开浴池的地漏,四千块眨眼之间就流走了。

  她得意的说,“现在能装下了!”

  赵东叹气,“你他妈还真的有病,病的还不轻!”

  苏菲怒气冲冲,“赵东,你敢骂我?信不信我投诉你!”

  “随你便!”

  赵东盯着她的眼睛继续问,“你如果想报复我,办法有很多,糟蹋钱算什么本事?你知不知道,这四千块在贫困山区可以做多少事?”

  苏菲被他看的心头一颤,愧疚的感觉刚刚升起又被她狠狠掐灭!

  虚伪!

  装逼!

  她伸手一指窗外,“好啊,那我不糟蹋钱,你从这里给我跳下去!”

  别看这里是三楼,以别墅的层高来算,已经相当于正常楼房五层。

  真要是从这跳下去,就算摔不死也会摔残!

  赵东心头有些厌烦,“真的,只要我跳下去,你就不找我的麻烦了?”

  苏菲抱着肩膀说,“没错!只要你跳下去,咱们就两清了!”

  她的语气中满是挑衅,似乎想要揭穿赵东那张虚伪的面具。

  赵东二话不说,转身,小跑,单手撑着阳台就跳了下去。

 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,以至于苏菲好一会都没缓过神。

  他……他竟然真的跳了?

  苏菲冲到阳台边上,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,并没有报复的快感,反而还有一丝懊恼。

  昨天她虽然喝多了,可意识还是清醒的。

  如果没记错,是自己主动勾引的对方,就像是心里装着一团火,下意识想要融化身边的一切。

  苏菲觉着,应该是那杯酒被人动了手脚。

  不过木已成舟,再说什么都晚了。

  她是苏家用尽全部资源培养出来的女人,这些年来小心心翼翼,半步不敢行将就错,为的就是家族荣光。

  可眼下这算怎么回事,把这一切怪在别人的身上?

  苏菲抹了抹眼角,抱着肩膀看向天空,告诫自己不能低头,王冠会掉。

  赵东有些意外的问,“你哭了?”

  他原本以为会听见一道报复式的冷笑,没成想,却看到了那张冰冷面具下的柔弱。

  难道她之前的不在乎,之前的倔强和强势全都是装出来的?

  想到此处,他忽然有些心疼,不管苏菲如何强势,如何霸道,也终究是一个女人。

  自己的第一个女人!

  听见赵东的声音,她一脸惊诧的转过头,“你……你没跳?”

  赵东解释,“我跳了,又上来了。”

  “骗子,虚伪的王八蛋,你就是一个懦夫!”

  苏菲很想骂人,可是良好的家教让她一阵词穷,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。

  赵东耸耸肩,“事实证明,我即使这样做了,你也不会好受,而且就算我真的跳下去,也不会怎么样。”

  苏菲根本没认真听赵东的话,“你这个无赖……我杀了你!”

  她扑了过去,两只手在赵东身上一阵疯狂的拍打。

  赵东站在原地没动,只是有些无奈的看向她,“你这是杀人,还是在挠痒痒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苏菲气的不轻,最后张嘴咬在赵东的肩头。

  力气不小,唇齿间很快就品尝到一丝淡淡的血腥气。

  见赵东没反应,她往后退了一步,“你不疼?”

  赵东盯着她的眼睛,“如果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,我可以忍着。”

  他不得不承认,苏菲的确是祸水级别的女神,即使生气的时候,也依然漂亮的不像话。

  苏菲心一软,结果瞥见赵东的目光,忽然感觉一阵恶心。

  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他也不例外!

  “王八蛋!”

  苏菲骂着,一记撩阴腿踢了过去。

  赵东挡开的同时,嘴里也忍不住骂道:“卧槽!你特么疯了?”

  他实在搞不懂这个女人,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?

  苏菲冷笑,“你怎么不忍着了?”

  赵东黑着脸,你麻痹,这玩意能忍么?

  苏菲不依不饶,一脚接一脚的踢了过去,“王八蛋!王八蛋!王八蛋!”

  “苏菲,你再跟我蹬鼻子上脸,老子可就不客气了!”

  赵东有些不耐烦,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,他又不是泥捏的。

  苏菲仰着脸叫嚣,“不客气?好啊,有本事你打我啊!”

  赵东郁闷,打是肯定下不去手。

  他干脆将苏菲拦腰抱起,转手丢向身后的大床,就当是给她一个教训。

  “啊!”

  苏菲一声尖叫,顺手拽了一把赵东的衣角,将他整个人一同带倒!

  最开始的确是打架,打的难舍难分。

 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竟然滚到了一起。

  各有心事的两个人,开始疯狂的纠缠着,身上的衣服也被一件一件扯落。

  苏菲依旧像是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,被一阵一阵的狂风推上浪尖。

  不过这一次她占着上风,直到最后跌落在沙滩上……

  风雨骤停。

  赵东点上一根烟,身体爽了,心情却有点糟糕。

  因为麻烦没有解决,反而变得更加复杂了。

  苏菲这次平静了很多,“从我的床上滚下去!”

  赵东黑着脸,都说男人提上裤子就不认账,这话有偏颇。

  等他三两下穿好衣服,苏菲已经打开了钱夹。

  “我说了,钱不用给我,从物业费里面扣。”

  “这是你的劳动所得!”

  苏菲把钱一扔,算是为两个人的关系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解释。

  赵东阴沉着脸,心情不爽到了极点。

  你麻痹!

  当老子是什么人?

  见他不肯收钱,苏菲靠在床头,笑着来了一句,“这就走了?钱从物业费里面扣啊!”

  赵东已经走到了楼梯口,听见这话一个踉跄,险些没摔下去。

  苏菲“扑哧”一笑,然后笑的越来越大声,最后竟然变成歇斯底里的痛哭。

  哭声过后,她慢慢抬起头,之前的柔弱和委屈全都不见踪影。

  拿起江诗丹顿的手表看了看时间,十一点刚过,距离她的订婚宴还有四个小时。

  不管一会等待自己的是阴谋诡计,还是狂风暴雨,她都必须要去面对。

  她不能退,也无路可退!

  后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,不止自己会摔的粉身碎骨,整个苏家也会荡然无存!

  外人只当是她是苏家的女神,身家过亿的霸道女总裁。

  没有人知道她为了这两个身份付出了多少努力和汗水。

  ……

  赵东刚回到值班室,就听见孙胖子嚣张道:“赵东,去宿舍收拾东西吧,你被开除了!”

  赵东皱了皱眉头,“为什么?”

  孙胖子得意的说,“你被投诉了!”

  不等赵东开口问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解释,“五栋的业主投诉你,说是对你的服务不满意!”

  赵东傻眼,心中犹如万马狂奔而过,什么叫对我的服务不满意?

  孙胖子落井下石的呵斥,“还愣着干什么?赶快收拾东西滚蛋!苏女神发了话,这次谁替你求情也没用!”

  赵东已经听明白了,这是苏菲的意思。

  可刚才又是怎么回事,最后的疯狂?

  保卫室里安安静静,有人同情,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。

  赵东虽然为人不错,可是长的精神,又会几手硬功夫,他要是走了,那就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

  不等孙胖子催促,一道窈窕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  “孟小姐,您怎么来了?”

  孙胖子急忙上前,把赵东的事忘到了脑后。

  孟娇挑着眉头问,“我要的水,已经等了整整一个上午,怎么还不给我送?”

  “我这就安排人。”

  孙胖子喊过一个亲信。

  孟娇有些不悦,“我之前的话你没听见?”

  “孟小姐,是这样的,赵东已经被我们公司开除了,他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帝苑的保安了,所以没有资格给您送水了。”

  孟娇狐疑,“哦,开除了?为什么?”

  孙胖子理所应当的说,“昨天旷工,今天又被客户投诉!”

  孟娇有些意外。

  整个帝苑的保安都是些什么人,她心里当然清楚,也只有赵东是个例外。

  她虽然暂时看不出赵东的深浅,但是这个男人很有本事,最关键是没有坏心思,而且做事认真。

  他竟然会被投诉?

  谁这么无聊!

  孟娇看向赵东问,“孙队长说的是真的,你真被开除了?”

  见赵东点头,她乐呵道:“那可真是太好了,过来给我当保镖吧,每月两万,这下你总没有理由拒绝吧?”

  孙胖子脸都变了,脱口问道:“孟小姐……你说什么?”

  他实在想不明白,赵东这个王八蛋到底有哪点好,竟然能让孟娇青眼相加。

  不等赵东答应,一辆法拉利跑车从众人身后开了过来。

  车门打开,一身晚礼服的苏菲优雅下车。

  此刻的她微扬下巴,高贵的犹如精灵公主一般,就连赵东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  苏菲挑起眉头,强势的问道:“孙队长,他怎么还在这里?”

  孙胖子搓搓手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  尤其是苏菲那霸道的眼神,让人不敢直视。

  苏菲转身就走,“我不想听你的解释,总之在我回来之前,不想再看见他!”

  孟娇云淡风轻的笑了笑,“苏小姐,不好意思,赵东现在是我的保镖兼司机,孙队长可管不到他!”

  苏菲有些意外的回过头,“你?”

  “没错!”

  孟娇并不介意苏菲的眼神,别人怕她,自己可不怕!

  苏菲皱了皱眉头,看向赵东问,“你答应她了?”

  但凡她用过的东西,即使再不喜欢,那也是她的。

  即使被她丢了,也不是谁都可以随便捡走的。

  见赵东摇头,她心中的怒气才渐渐消散,“不许去!”

  孟娇寒声问,“苏小姐,你不想留他,又不让我留,是不是有点太霸道了?”

  苏菲理都不理她,直接看向赵东说,“不管她答应给你多少钱,我都比她多一倍,我还是那句话,不许去!”

  孟娇半步不退,“我再加一倍!”

  众人齐齐吐血,卧槽!

  赵东也被苏菲搞得有些莫名其妙,“行了,我哪也不去,就留在保卫科,你们俩也别争了。”

  孟娇也不跟她置气,“小赵,帮我把水送上去!”

  苏菲又开口了,“不行,他要帮我开车!”

  孟娇呵斥,“苏菲,你诚心跟我作对?”

  她也不是没脾气,之所以隐忍不发,就是不想让人看笑话。

  苏菲根本不接话,优雅的转身,露出一张毫无瑕疵的美背,“跟我走,还是跟她走?你自己选吧!”

  赵东想要吐血。

  你麻痹!

  这玩意怎么选?

  无奈之下,他只好跟孟娇解释了一番,这才坐上驾驶位。

  “苏菲,你到底想搞什么名堂?”

  赵东有些无奈,撵走自己的是她,得罪孟娇留下自己的也是她,这女人是不是有问题?

  见苏菲不说话,他只好驾驶着法拉利溜出小区。

  赵东出声打断了她的心思,“去哪?”

  “云顶庄园!”

  苏菲报了一个地址,然后扭头看向车窗外。

  今天要在那里跟魏家大少订婚,至于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把赵东带在身边,她自己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。

  她现在已经有点后悔了,但是又不想让赵东小看了,只能将错就错。

  至于一会可能会发生些什么,她自己心里也有点没底。

  赵东开车又快又稳,二十分钟之后,云顶庄园遥遥在望。

  这里似乎要举行一场高级别的私人宴会,一些入场的豪车都被拦下,保安仔细核对着受邀人的身份。

  但是苏菲的车却一路畅通无阻,仿佛主角一般受人瞩目。

  赵东试探的问道:“今天你过生日?”

  苏菲愣了片刻,然后笑的花枝乱颤。

  这个轰动了整个天州的消息,他竟然不知道?

  那笑容仿佛春江水暖,让赵东的心头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。

  苏菲倒是不介意赵东的火热目光,“看够了?”

  她拉下化妆镜,简单补了一个妆。

  “看够了就收起你那副猥琐的表情,今天是我的订婚宴,一会下车之后你要是再敢用这种眼神看我,绝对会被人扔出去!”

  吱呀!

  性能不错的法拉利原地刹死,四条轮胎烧出一道诡异的刺响。

  在场众人皆是一惊,齐齐看了过来!

  苏菲也吓了一跳,“赵东,你搞什么鬼?”

  赵东黑着脸,“苏菲,你想报复我没关系,可是你也不能这么糟践自己吧?随便找一个人就把自己给嫁了?”

  苏菲看着他那生气的模样,心情忽然愉快起来,“报复你?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?”

  赵东侧过头问,“难道不是?”

  “当然不是!”

  苏菲长舒一口气。

  “我跟魏东明八岁就订了婚,为了今天这场订婚宴,我等了整整十二年,你觉着我是在报复你?”

  “至于你说的随便找个人,那就更可笑了!”

  “天州的大豪门,魏家的大少爷,百亿家族的唯一继承人,你觉着会是随随便便一个人?”

  “整个天州,想嫁给他的女人数不胜数!”

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赵东总觉着她的语气有一丝自嘲,可是看她的模样又不像是假的。

 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一个把初次给了自己的女人,转眼就要嫁给另外一个男人?

  妈的,这事怎么想都觉着窝囊!

  “不许去!”

  苏菲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,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说不许去!”

  “理由?”

  赵东语气平静,仿佛在陈述一个不争的事实,“我说过要对你负责!”

  苏菲讽刺,“赵东,你脑子没问题吧?想对我负责,就凭你?”

  赵东侧头看向她,“没错,就凭我!”

  苏菲浑身一震,即使魏东明也从来没有给过她这样震撼的眼神。

  那睥睨天下的强势和霸道,仿佛能粉碎弱小者的心灵。

  她深吸一口气,好一会才回过神,“别做梦了!”

  赵东倒是没生气,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  “认真的?你有什么资格跟魏家大少争?你在他的眼里,恐怕连一只蚂蚁都不如!”

  苏菲不留丝毫情面,想要撕掉他那张虚伪的面具。

  见赵东没说话,她又冷笑道:“就算我脑袋进水答应了你,你又拿什么来养我,每个月五千块的工资?别开玩笑了!”

  赵东慢条斯理的说,“钱可以慢慢赚,总之我不会饿到你就是了。”

  苏雪啼笑皆非的问,“你凭什么认为,我会放弃魏家大少奶奶的身份,跟你一个小保安惶惶度日?”

  赵东理所当然道:“因为你不喜欢他!”

  苏菲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,“呵呵,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不喜欢他了?再说了,我也不喜欢你!”

  赵东无赖的笑着,“那你看,我和他就扯平了!”

  苏菲觉着这个男人简直不可理喻,这都是什么狗屁逻辑?

  她正想开门下车,又听见赵东说,“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!”

  苏菲下意识的问,“什么?”

  “你是我的人!”

  赵东扭过头,将那张满是错愕的俏脸压在了椅背上。

  苏菲瞪大了眼睛,惊恐,紧张!

  天啊!

  这个男人难道疯了?

  在魏家大少的订婚宴上,强吻他的未婚妻?

  难道他不知道得罪魏家的下场嘛?不光他承受不起,苏家更承受不起!

  想到此处,她用贝齿狠狠一咬。

  “赵东,你如果想死的话我不拦着,但是请你离我远一点!”

  苏菲飞快的补妆之后,头也不回的下了车。

  其实刚才她有过一阵恍惚。

  可自己的命运早在十二年前就已经定下了,她试过反抗,结果每次都是遍体鳞伤的结局。

  她自己都不做到的事,一个小保安就能改变?

  别开玩笑了!

  赵东看着苏菲远去的背影,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,那上面残留的味道让他一阵失神。

  不管怎么样,苏菲都是他的第一个女人,拱手让给别人?

  他可没那么大方!

  把车停进车位,下车的时候,嘴里已经叼上了一根烟。

  廉价的滚石打火机并不防风,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香烟点燃。

  深吸一口,目光穿透淡蓝色的烟雾,落向了不远处的草坪。

  一身晚礼服的苏菲翩若惊鸿,那柔弱的背影却看的他一阵心疼。

  他双手插兜走了过去,嘴上却在呢喃,“我赵东的女人,怎么可能嫁给别人?”

  ……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狼行文学] 回复数字191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
  赵东走过去的时候犹如闲庭信步一般,一路上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。

  尤其是他一身保安制服,背后的四个大字“帝苑物业,更是让不少人的嘴角一阵抽搐。

  卧槽!

  这是什么鬼?

  有没有搞错,玩什么Cosplay?

  不止是在场的宾客,苏菲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。

  该死的!

  他难道真的疯了不成?

  苏菲有些后悔,刚才真的不应该把他带过来。

  可眼下也没办法,她已经是骑虎难下。

  应付一个魏东明就已经让她力不从心,如今再加上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,她更加头疼。

  不过还好,赵东只是走向自助餐台,这让她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  人站在场中,尽管心中掀起了滔天骇浪,脸上却没有显露半分。

  魏家儿媳妇,对于这个称呼她曾经不屑一顾,可眼下却不敢逾越半分。

  苏家已经不复当年,如果得不到魏家的援助,恐怕明天就要向法院递交破产申请。

  她觉着命运跟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,以前无比抗拒的一场订婚宴,如今却成了苏家的救命稻草。

  尤其是今天,真正来祝贺的人没几个,想看她出丑的比比皆是!

  她几乎可以肯定,昨晚那个始作俑者就在场中,就像是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,随时准备给予自己致命一击!

  ……

  来参加订婚宴的人,没有几个是为了吃饭。

  赵东显然是一个例外,他从昨天晚上就饿着肚子,接连两场大战,又扛了二十桶水,体力消耗很大。

  一只顶级澳洲龙虾,众人还没等开动,就有一大半进了他的嘴里。

  围观的众人啧啧称奇,他的动作虽然快,却并不粗鲁,尤其是品着红酒的动作,比在场不少人都高出一个水准。

  要不是那身保安制服与众人格格不入,恐怕早就有人想要上前,来试探一下这个男人的底细。

  赵东感受到角落里的一道阴柔目光,隐约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。

  他将视线落向苏菲,一眼就看穿了那份平静背后的如履薄冰。

  就在这时,现场忽然安静下来。

  赵东也顺着众人的目光扭头一看,庄园之内走出一个男人,一身白色西装,仿佛王子一般。

  恰巧此时,一道女声从角落里响起,又嗲又糯,“魏哥哥!”

  知情人都是一副玩味神色,尤其是她那身华丽的晚礼服,似乎更像是为了抢风头而来。

  苏菲眼神凌厉,“夏小姐,我好像没有给你请柬!”

  她对这位夏家的大小姐没有半点好感,为了争抢魏东明,对方不止一次的在背后诋毁自己,手段下作,也无所不用其极。

  夏如雪得意的眨了眨眼睛,“这么着急撵我走,心虚啊?”

  苏雪反问,“我有什么心虚的?”

  夏如雪暗有所指的说道:“心虚做了对不起魏哥哥的事啊!”

  魏东明开口了,“如雪,不要闹!”

  夏如雪扬了扬下巴,“魏哥哥你放心,我今天不是来闹事的,我还专门给苏菲姐姐准备了订婚贺礼呢!”

  说完,她挑衅的问,“就是不知道,苏菲姐姐敢不敢接受我的这份贺礼!”

  苏菲的目光直刺人心,“夏如雪,你别挑战我的底线!”

  夏如雪拍了拍手,“来啊,今天这份贺礼,见者有份!”

  随着喧哗声起,有侍从将一个个精致信封交到每位宾客的手中。

  就连赵东都拿到了一份,里面是几张照片,拍摄角度不错,清晰度也不低。

  一张是苏雪被人送进别墅的照片,脸颊绯红,头发凌乱,美艳的不可方物,而身边那个男人正是自己。

  另外一张,是他清晨离开的时间。

  这下全场哗然,议论声潮水一般涌来!

  夏如雪很满意这样的效果,阴声问,“订婚前夜,跟一个小区里的保安鬼混到一起,整整六个小时,啧啧啧,这中间发生了什么,恐怕不用我多说吧?”

  说完,她语气更加阴毒,“苏菲,你是有多缺男人?即使你想要男人的话,找个什么样的不成,怎么非要找一个小区保安?你这是在侮辱魏哥哥吗?”

  苏菲深吸气,良好的教养没有让她当场发作。

  可她终究是个女人,事关名节,流言蜚语几乎瞬间将她淹没!

  就在这时,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。

  啪!

  夏如雪一脸震惊的捂着脸颊,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!

  苏菲看过去,不禁愣住了,出手的人居然是赵东。

  一巴掌狠狠扇在了夏雨雪的脸上!

  赵东,这个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,甚至根本就没有指望过的男人。

  偏偏以一种霸道,又不讲道理的方式,瞬间将她拉出了舆论的漩涡!

  众目睽睽之下,当众掌掴夏家的大小姐?

  亏他想得出来!

  痛快倒是痛快,也止住了众人的议论和事态的进一步扩展。

 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,难道他做事从来就不考虑后果嘛?

  她甚至怀疑,赵东今天能不能顺利离开这里!

  至于魏东明,神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。

  他喜欢苏菲不假,当年两人定亲之时魏家刚刚起步,一切都要仰仗苏家,当时的这门婚事对他来说算是高攀。

  忍气吞声十二年,为的就是一朝扬眉吐气,将之前遭受的所有白眼都还给苏家。

  让曾经看不起自己的苏家大小姐,主动褪去衣衫,在自己的身下婉转婉承吟。

  结果没成想,他等了十二年,却等来了一顶绿帽子!

  估计不出半天,他就会成为整个天州的笑柄。

  夏如雪也刚从震惊中回过神,“你……是你?你他妈就是苏菲的那个姘头……”

  赵东甩了甩手腕,“如果你父母没有教育你什么叫做礼貌,我可以再免费给你上一课!”

  夏如雪说话带了哭腔,“你……你个下三滥的臭保安……竟然……竟然敢打我?”

  作为夏家千金,从小到大还没有被人动过一根手指,这种无地自容的感觉,简直比死还让她难受!

  她指着不远处的保镖喝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这群废物,还愣着干什么?给我弄死他!”

  魏东明脸色微变,“如雪,够了,你不要闹了!”

  夏如雪争辩,“魏哥哥,我说的……”

  魏东明狠狠瞪了她一眼,“你听不懂我的话?”

  他以前不拒绝,甚至放纵夏如雪的追求,无外乎想要借住夏家的势力,顺便给苏家一点压力罢了。

  可眼下,他却恨不得这个蠢女人立马去死!

  不管她手上的证据是真是假,固然让苏菲颜面扫地,何尝又不是把他魏东明的脸面放在地上踩?

  他换了一副面孔,温和道:“昨天晚上这件事我是知道的,当时我也在小菲家里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  夏如雪一副惊诧的表情,“你说什么?魏哥哥,你也在?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夏如雪不甘心,“可是,他刚才亲口承认……”

  “你听错了!”

  魏东明转过头,眼神中闪过一抹警告。

  夏如雪死死咬住嘴唇,不敢再提这事。

  苏菲就站在一旁,只当是看了一场闹剧。

  她了解魏东明的性格,以他的城府,是断然不会承认这种事。

  这也是她今天敢来参加订婚宴的底气。

  至于风波过后该如何处理?

  她暂时没想好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  赵东全程被人晾在一边,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实在不行就带着苏菲私奔。

  结果没成想,事情根本没有按照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。

  风波过去,宴会继续,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。

  要不是夏如雪那边不时投来的怨毒目光,他几乎都要怀疑,刚才是不是做了一场梦?

  “你跟我过来。”

  苏菲撂下这句话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  魏东明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眼底的阴霾一扫而过!

  贱人!

  来到视线的转角,她从包里掏出准备的一张支票递了过去。

  赵东犹豫了一下,还是接了过来,“什么意思?”

  苏菲见他接过眼前的支票,眼中的厌恶更加浓郁,“这里面是一百万,拿着钱离开天州,永远不要在我眼前出现!”

  赵东好笑的问,“我为什么要走?”

  苏菲冷笑说,“昨晚的事,只要你还在天州,就会有人继续追究下去!”

  赵东反问,“那如果我不走呢?”

  “你还不知足?一百万,就算你留下来干一辈子保安,也赚不到这么多钱!”

  苏菲厌恶到了极点,虽然昨晚错在自己,可他难道就没有将错就错的想法?

  小区里的那些保安有什么龌龊心思,她不是不知道。

  像赵东这种人,整天与他们为伍,也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。

  如今财色兼收,恐怕他做梦都会笑醒吧?

  苏菲想到此处,就更加觉着恶心,连带看向赵东的目光都充满了鄙夷和轻蔑。

  赵东对她的目光视若无睹,“呦呵,一百万?还真的不少啊。”

  说着话,他从口袋里掏出半包烟。

  火光闪过。

  他深吸一口才问道:“难道在你眼里,我就值这些?”

  “你如果以为,留在天州就可以要挟我,就可以得到更多钱?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!钱只有这么多,要不要随你!”

  苏菲的耐心快要磨没了,她不喜欢跟贪得无厌的无赖打交道。

  赵东把支票撕成了纸屑,“钱我是不会要的,至于什么时候离天州,这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  他想想就一阵好笑。

  刚刚竟然打算为了苏菲去跟魏家的人拼命?

  就算真的为她拼了命,这女人难道就会领情?

  要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,像他这种小保安,苏女神恐怕连正眼都不会瞧一眼!

  苏菲错愕了一阵才开口问,“你去哪?”

  “你放心,我不会打扰你跟魏公子的好事,这就走!”

  ……

  赵东从后门离开了云顶庄园,整整一个下午看不见人影,估计孙胖子又要扣他的工资了。

  想想刚刚撕碎的那一张支票,他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。

  妈的!

  傻子一个!

  没事装什么潇洒?

  犯得着跟钱过不去么?

  赵东站在路边等了半天,接连抽了三根烟,一辆出租车也没看见。

  偶尔能看见几辆私家车,也根本不理会他的招手。

  赵东看了看身上的保安制服,随即想明白了。

  能住在这种地方的都是有钱人,估计也没谁会坐出租车。

  至于那些有钱人,又怎么会让他一个小保安上车?

  赵东转身下山,他宁愿走上几个小时,也不想再回去看苏菲的脸色。

  刚走几步,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。

  不等他招手,这辆车主动在面前刹停。

  副驾驶走下来一个大汉,身体很壮,穿着黑背心,留着寸头。

  最关键是他脸上的那道刀疤。

  面相很凶,属于不用说话就能吓哭小孩那种。

  “你就是赵东?”他斜着眼睛问。

  见赵东点头,他这才不耐烦的挥了挥手。

  面包车的滑门打开,又跳下来五个壮汉,一个个孔武有力,一看就是练家子。

  赵东叼着烟说,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你爸爸,来教训你个狗儿子!”

  男人一挥手,几个打手冲了过来。

  赵东气乐了,刚刚才被苏菲冷嘲热讽的一番奚落,如今又被人当面给骂了。

  心里的那点不痛快,瞬间就爆发出来!

  冷笑的同时,他一脚就踹了出去。

  那个最先冲上来的混混没闪开,小腹挨了一脚。

  赵东这一脚力道不小,他整个人贴地滑了出去。

  等他站起身,嘴皮子磨破了,门牙掉了几颗,嘴里也全都是血。

  赵东见状咧嘴一笑,痛快!

  刀疤男将烟头一摔,“抄家伙!”

  立马有人跑去打开后备箱,蛇皮口袋扔下,里面全都是钢管、木棍,还有砍刀。

  赵东捏着拳头,迎着几个混混的棍棒就走了上去。

  这些混混也都不是善茬,手里的家伙一个劲的往要害招呼,显然是带着杀心!

  赵东硬抗了几下,趁机抢过一根短棍,反手就撂倒了一个,同时后背也挨了一刀,火辣辣的疼!

  剩下的几个混混齐齐围上,结果赵东手里的那根短棍就像是长了眼睛。

  每次出手,必然伴随着一声惨叫!

  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撂倒了一片。

  刀疤男骂道:“妈的,一群废物,都给老子闪开!”

  说着话,他手里的家伙抡圆砸了下去!

  赵东挥手横档,没成想刀疤男力道不小。

  手里的木棍吃不住这股力道,应声断裂!

  赵东咬牙忍住这股疼痛,一拳捶在刀疤男小腹。

  刀疤男的定力显然不行,疼的他脸都绿了,手里的铁棍跌落在地,摔得“叮当”响。

  不等他弯腰去捡,已经被赵东一脚踹开!

  赵东上前几步,踩着他的胸口问,“说吧,谁让你来的?”

  问出这句话的同时,赵东的心里已经有了几个人选。

  魏东明,夏如雪?

  又或者苏菲!

  “你爷爷让我来的!”

  刀疤男喉咙作响,一口浓痰飞了过来。

  赵东侧头闪过,“你麻痹的!跟老子装好汉是吧?我让你装!”

  话落,他抓着手里的半截木棍狠狠刺了过去!

  扑哧!

  刀疤男就感觉脖子一凉,扭头一看,魂都差点吓飞了。

  半截木棍好歹也有手臂长短,竟然被深深插进了土里。

  这得是多大的力道?

  再加上脖子被木刺划开一道口子,鲜血哗哗哗的往外淌。

  刀疤男再次对上赵东的目光,差点没吓尿,要不是刀头舔过血,绝对不会拥有这么可怕的眼神!

  他已经怂了,可是一帮小弟在旁边看着,又不能太没出息。

  就等着赵东给个台阶,然后顺坡下驴。

  赵东不以为然,将他一只手掌踩在脚下,另外半截木棍作势就要刺下去。

  刀疤男秒怂,“别……别……大哥!我认栽!”

  这一棍子要是落下来,手掌绝对要被刺穿。

  他就指着这身力气混饭吃,要是以后拿不稳家伙,还有谁怕他?

  赵东也没难为他,“少废话,到底是谁?”

  这帮家伙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说不上什么深仇大恨,难为他们也没什么意思。

  再说真要把人打进医院,说不好还得赔偿医药费。

  他现在这点工资,还真的打不起。

  “电话是我大哥打来的,雇主是谁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刀疤男说着,偷偷看了一眼赵东的脸色。

  赵东没表态,从兜里翻出半包红梅,弹出一根叼在嘴里。

  那深邃的眼神让人看不透底细。

  刀疤男急忙收回视线,喜怒不形于色,这样的家伙最难缠。

  他知道今天踢到了铁板,也不敢再耍滑头。

  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狼行文学] 回复数字191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上前几步,从兜里掏出打火机。

  趁着点火的功夫,他小声说道:“放话的是魏东明,说是往死里招呼……”

  赵东拍了拍他的肩膀,起身就走。

  不是下山,而是返回了云顶庄园。

  魏东明那个王八蛋竟然敢算计自己?

  那可真不好意思,你的好事老子坏定了!